下一個石油供應中心在哪里

時間:2018-11-08 作者: 永明地質 閱讀次數:

下一個石油供應中心在哪里

      從世界的范圍來看,美國能源戰略漸漸回歸美洲,歐洲依賴俄羅斯的同時,可能更多地從中亞和北非進口石油,而中東石油將主要向亞太市場供應。

      最近,國際能源署預測,得益于頁巖油的蓬勃發展,到2015年美國將超過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,成為世界上最大石油生產國,而且20年后美國將實現能源自給自足。

      這一預測語出驚人,各方廣泛關注。雖然這只是一個預測,但是近年美國油氣生產潛力不斷釋放,將使全球油氣格局發生一系列變化,世界能源“生產中心西移,消費中心東傾”的趨勢是很明顯的。

      由于美國的一次能源結構中只有石油需要大量進口,所以石油獨立是美國能源獨立戰略的重心。“水力壓裂法”等幾種新技術的采用以及石油價格的高企,使美國北達科他州和德國頁巖中的大量石油資源得以開采。2012年美國石油產量顯著增加,同比增幅達每日92萬桶,預計2013年每日還將增加57萬桶。據國際能源署估計,在2020年之前,美國石油產量還可能進一步持續增加。長期看,這將對全球能源市場產生沖擊。

      但是,長期以來由中東主導全球能源市場的版圖或將悄然改變。北美豐富的非常規石油,包括美國的頁巖油、加拿大的油砂等,可以成為增長最為迅速的石油開采來源,并成為近年來非歐佩克國家石油產量增長的主力。中南美的能源影響力也正在上升,特別是委內瑞拉和巴西。從資源保有量上來說,委內瑞拉有極為豐富的超重油資源,而巴西是世界上最具潛力的深海石油開發國之一。

      從全球范圍來看,美國能源戰略漸漸回歸美洲,歐洲依賴俄羅斯的同時,可能更多地從中亞和北非進口石油,而中東石油將主要向亞太市場供應。

      在此背景下,中國能源發展和安全或將面臨著更為嚴峻的挑戰。2012年中國進口原油2.8億噸,對外依存度達到58%;到2035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可能會超過80%。中國傳統的能源安全戰略觀,基本上是基于能源價格(特別是石油價格)的快速上漲的。

      顯然,中國的應對策略可以從多方面考慮,但最主要的還是要通過石油進口多元化來分散風險,通過調整國內外能源供需策略盡量減少對石油和天然氣進口的依賴。在供應側,一是盡可能將將進行能源進口多元化,應進一步拓展同俄羅斯和中亞的油氣合作,同時試圖通過中亞從陸上打通與中東對接的通道,減少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;二是在國內尋找石油替代。在需求側,需要盡可能抑制國內快速增長的石油需求,這涉及到能源價格機制的改革。